新聞中心
教育新聞

教育怎樣回應時代命題

發布時間:2018-03-07 16:58   作者: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  點擊次數:9345

抓創新就是抓發展,謀創新就是謀未來。時代給我們提出了新要求以后,教育如何運用創新的思想,借科學和技術之力提高教育質量?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新時代教育如何應對信息技術等新挑戰?本報記者就此采訪了中國工程院院士、教育部原副部長韋鈺。

新時代對教育提出了什么新問題

記者:您認為,進入新時代,中國教育最應該思考哪些問題?

韋鈺: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中國教育現在首先要考慮的問題應該是,新時代新在哪里?對教育提出了什么新要求?我們應該怎樣回答這些問題?老百姓對這樣的回答滿意不滿意?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報告中17次提到科技,59次提到創新。抓創新就是抓發展,謀創新就是謀未來,所以我們現在也要考慮,時代給我們提出了新要求以后,教育如何運用創新的思想,借科學和技術之力提高教育質量?

教育要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發展素質教育,推進教育公平,培養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新時代,教育要認真思考,在培養這樣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方面,現代科技為教育特別是教學與評估提供了什么樣的工具。

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對中國教育來說挑戰很大。整個教育界,從管理人員到教師,到研究人員,等等,都應該認真思考,努力提高科學素養,以創新的思維來進行研究和實踐。

記者:現在,包括人工智能在內的信息技術對社會產生了深遠影響。您認為它對教育的挑戰主要在哪些方面?

韋鈺:主要有兩大挑戰。

第一個大挑戰是,信息技術的發展特別是人工智能技術發展,首先改變了人力資源的工作崗位。有很多人要失業了,他們原來學的那些知識和技能已經不適應新的社會需求和新的崗位需要了。很多工作崗位甚至可能被具有人工智能的機器替代,包括有些簡單的腦力勞動崗位。而且人的一生中,工作崗位會被要求發生多次改變。

第二個大挑戰是,現在的學生將來從事什么樣的工作?至少有40%我們并不知道。

教育如何應對新挑戰

記者:教育應該怎樣應對這些重大挑戰?

韋鈺:在面對這些挑戰方面,美國有關方面的態度值得我們關注。

美國科學院聯合體出版的一些研究報告,代表美國科學院、工程院、醫學院的觀點和態度,去年一共出版了327本書。通過這些資料我們可以發現,面對信息技術的挑戰,美國在戰略層面首先研究,信息技術來了,美國勞動力市場會發生什么變化?多少人會失業?會在什么行業失業?為了解決這些問題,教育應該做什么樣的準備?

例如,他們建議大學必須為很多人重新進入大學學習開辟多條道路,因為失業或即將面臨失業的人需要接受重新培訓。

而在中國,這些培訓有可能是目前的職業院校單獨完成不了的。

記者:您認為,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的大學需要進行什么樣的戰略思考?

韋鈺:就教育信息化來說,大學對信息技術等工具,應抱有開放的態度。隨著社會的發展,人在30歲以后進大學可能不是件稀奇事了。這就啟發我們,中國的一流大學要直面國內外經濟競爭、勞動力市場變化,改革課程設置,提供大量網上課程,更加開放學習和研究資源,促進學科交叉,加強和生產領域的聯系等。

記者:那么,基礎教育領域應該怎樣應對?

韋鈺:基礎教育實際上要思考,現在的學生將來可能會轉換多種工作,為此他需要有什么樣的能力?如何根據腦的發展規律和身體成長的階段性特點培養出這些能力?

在基礎教育階段,我們應該讓學生學會探究式學習。信息永遠不是智慧,能解決問題才是智慧。這就需要學生養成探究的習慣,培養探究能力,能夠提出問題,然后想辦法獲得信息去解決問題。學生還要能夠反思解決方案是否正確,是否最優化,并不斷改進方案。所以,現在的教育已經不是僅把知識給學生“灌下去”這么簡單了,而是要幫助學生把知識建構起來。這個建構知識的過程本身就是一種能力,這種能力不是在解決一個問題,而是可以去解決以后遇到的新問題。

記者:在教育評價上如何突破?

韋鈺:國外已經利用人工智能中深度學習的成果,把評測整合到課堂教學過程中了。深度學習解決了對一些模式、圖像的識別,并提高了識別效率。同時,大數據技術可以幫助我們積累和分析教育事件過程。

過去對于學習過程的評測習慣于總結性評測,近年來,我們一直在研究形成性評測。形成性評測比較難以實現,因為學生學習過程中的學習行為,包括態度、情緒等元素不易收集,加之數據量大,所以一堂課大概只能對四五個學生做形成性評測。現在利用大數據技術,可以實現學生學習過程的“可視化”,因此有可能實施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進行個性化教學,為學生提供更適合的教育。

比較前沿的研究中,還包括對學生的知識基礎、學習能力和社會情緒能力等進行以實證性科學實驗為基礎的評測。

教師和學生最需要什么

記者: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人工智能引入教育,教師會受到多大沖擊呢?有人認為教師會失業,有人認為教師不會被取代。您的觀點呢?

韋鈺:在信息時代,教師是不可以代替的職業,但是教師本身要變化,本身的科技素質要提高,否則無法融入現在這個社會。教師要關心的還不僅是信息技術,還需要關心生物技術等新技術可能給世界帶來的巨大變化。

我一直認為,遠程教育在中小學階段的主要任務是要提高教師的質量,提高教師的水平,而不是去代替教師。教師是學生學習過程的引導者和組織者。而且越是學生年齡小的時候,教師和學生之間的互動和交流越重要。

記者:學生最需要什么?

韋鈺:現在的學生需要具備創新能力。創新能力的一個關鍵內容是選擇能力,能在不同情況下做出正確抉擇對于創新來說格外重要,人與人之間的差別之一就在決策能力的高低上。現代人要學會運用自己的決策能力,根據機器提供的信息做出正確的決策或選擇。正確的選擇不是只依靠科學知識,還需要依靠通過社會認知獲得的社會知識、道德和倫理準則等。

面對未來,變化可能是生活的常態。我們的學生還必須有適應能力,能夠適應各種變化。

學生的社會情緒能力在決策中很重要,因為他們必須在社會上生存。社會變化了,人的適應性也會進化。我們就要給孩子那種熱情和能力,讓他積極參與到社會生活中去,去快樂地創造,而不是把他訓練得越來越懶,或者越來越孤立。從腦的發展來說,人從小培養同感能力很重要。同感又叫共情,共情有多種,有正面、負面之分,還包括思維共情等。從小能夠關心別人,尊重別人的意見,理解別人的感受等很重要,不然在社會上就沒法與人交流,融入集體合作,無法幸福地生存。良好的社會情緒能力還能夠幫助人在失敗的時候堅持下來,在成功的時候防止驕傲。其實,社會情緒能力也體現出根據環境做出正確決策的能力上,現在一些研究者又把決策能力進行分解,提出了執行能力這種重要的能力。執行能力簡單地講就是控制能力。也就是說,當一個問題來了之后,我能控制住自己,不憑當時的感覺立即做出決策,而是能夠運用自己的知識和經驗,在考慮各方面情況以后再做出決策,這種控制能力在兒童早期就應該培養。

綜合能力對于學生來說,也非常重要。美國心理學家加德納研究了16世紀、17世紀的科學家,發現那個時候的科學家都擅長綜合不同學科之間的知識,像達·芬奇等。后來一個階段,人們發現,只是綜合不利于深入研究科學規律。于是科學的發展走向了分化,分成了許多學科,甚至是分學科,而且越分越細。科學發達以后,人們又發現,知識產生得越來越多,越來越快,而面對的問題越來越復雜,靠某一個分科并不能解決問題。于是出現了交叉學科,又出現了跨學科。而到了現在,已經趨向于要推動綜合的轉化學科了,即針對要解決的問題,綜合集成不同的學科。所以現在的科學教育強調的是STEM教育,讓學生知道我們在解決實際問題時,不是靠化學思維或是物理思維,抑或生物思維去解決問題,而是需要跨學科的思維。

轉化學科有什么奧妙

記者:轉化學科對于教育來說有什么價值?

韋鈺:轉化學科的出現是學科發展的重要趨勢,如今,知識的綜合和轉化至少和知識的產生一樣重要,特別是在應用學科領域,如醫療、工程和教育。神經教育學就是一門轉化學科(Translational Discipline)。普通學科的邊界強調的是研究對象的知識特性和研究方法。轉化學科注重的是應用的目的和效果,以應用為目的來集成知識和技術。所以轉化學科的劃界不是以傳統的學科研究特點來劃定,而是要以應用目標為標準。

具體來說,要解決中國教育問題,就要明確中國教育面臨什么樣的問題,針對這些問題,我們的已有經驗是什么?國外最先進的研究發現是什么?如何運用你的教育知識、結合新出現的科學技術等來解決我的教育問題?這就需要轉換教育學。

比如,我國早期教育比較薄弱,可以借鑒全世界早期教育最先進的科學研究成果,了解早期教育的關鍵在哪里。驗證了之后,就可以結合我國國情提出針對早期教育的政策和實踐建議。

再比如科學教育,我們可以直接找到世界上最先進的科學教育實踐,想辦法了解他們的研究結果,學習他們的實踐經驗,在較高的基礎上進行我們的研究和實踐,來解決中國問題。這都屬于教育的轉化研究。

《中國教育報》2018年03月01日第6版

版權所有:山西老區職業技術學院  學院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尖草坪區和平北路東流街  聯系電話:0351—6655967、6655188、6655005  晉ICP備14001401

足彩半全场胜胜